2019年墨西哥油气产量


 发布时间:2020-11-30 01:17:18

不过,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忽视。目前,包括雷普索尔、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皇家壳牌等跨国公司都表示将参与墨西哥能源投资,未来的竞争必将十分激烈。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孙洪波表示,未来中墨油气合作应以务实为主,小步、稳步推进。墨西哥老油田较多,稳产增产压力大,中企可依靠成熟的老

当前,虽然美国仍然进口石油,但进口石油仅占到总量的27%,这是自1985年以来最低的比例。毫不夸张地说,进入21世纪,一场“页岩革命”让美国石油业换了天地。时移势易,美国对石油出口政策开始出现松动迹象。几年前美国就开始向加拿大出口原油,数量也在不断增长。自2007年至今,出口量已经增长14倍,达到每日出口原油50万桶的水平,占美国原油每日生产量的5.2%。与墨西哥国有石油公司的原油互换协议虽然只是美国朝向放宽禁令的一小步,但极具标志性意义。

但墨石油炼油公司涉嫌滥垄断市场获取暴利,强迫加油站使用由其工会运营的油罐车运输服务,费用比其他公司高出50%至67%,使全国加油站每年为此多付出约10亿比索(约合8300万美元)的额外成本,联邦政府也为此额外支出了同等数额的燃油补贴。联邦竞争委员会要求该公司立即停止垄断行为,此举将允许联邦政府大幅削减燃油补贴,而不影响汽柴油市场零售价。近年来,世界各国,尤其墨西哥、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均加大了反垄断执法力度。

同时这一改革还将降低燃气、汽油等价格,在其6年任期内新增50万个工作岗位。墨西哥油气资源丰富,原油储备量居世界第十三位。墨政府于1938年将石油产业收归国有并创立墨西哥石油公司,使之长期垄断该国石油行业。作为墨重要经济来源,该公司每年上交70%的产值,为墨贡献约1/3的财政收入。但沉重的财税负担也限制其开发新油田的能力,该公司石油日产量已从2004年峰值的340万桶下降到2012年的255万桶。鉴于石油加工产业所面临的缺少资金投入、生产技术落后等问题,目前墨国内市场1/3的天然气和49%的汽油消费依赖外国进口。

美国政府日前通过与墨西哥国有石油公司互换原油的协议,令本就低迷的石油市场再度降温。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价格17日收盘时跌至41.87美元/桶,创下6年来的新低,较今年6月初的期货价格下跌了超过30%。油价持续走低让身处西方制裁中的俄罗斯更加难过。目前,俄联邦财政预算是在原油价格维持在50美元/桶的基础上制定的,当前油价尚未严重低于俄政府预期。俄总统信息分析中心能源战略研究所所长库尔金表示,当前的确是处在困难时期,但俄政府已准备好应对挑战。

据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2月15日报道,墨西哥上周通过了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的改革方案,为墨西哥这一重大年度变革画上句点,而美国在移民问题上的争论也可能由此发生改变。据报道,墨西哥最新的改革方案在12日在国会获得通过,内容包括70年来首次允许外资及私人资本在石油领域投资,这一举措终止了政府对石油工业的垄断。墨西哥是全球第五大原油生产国,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是全国员工人数最多的企业,提供了1/3的联邦预算。

这或是触发墨西哥继教育改革和电信改革之后,坚定推进能源改革的原因——8月13日,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如预料中向外界公布了准备长达数月的能源改革法案。“今天会向国会提交关于修改墨西哥《宪法》第27条和28条的法案。会对《宪法》第27条进行逐字修改,从而允许墨西哥政府在符合国家利益的情况下,同私有资本签署利润分红协议。”对于外界最关注的“放开私有资本进入墨西哥能源领域的限制”提议,涅托表示,“修改宪法后,全体墨西哥人会感受到国家经济发展到更高水平给他们带来的好处。

新华网北京10月15日电(记者林如萱 张源培)中拉能源合作领域专家、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孙洪波15日表示,经过最近20年的发展,中拉能源合作局面已经基本打开,目前处于深入发展阶段,中国和拉美国家应抓住当前的重要历史机遇,全面推动中拉能源合作的互利共赢和可持续发展。15日,题为“中国和美洲:全球能源市场的合作伙伴”的研讨会在中国社科院举行,与会的前中国驻墨西哥大使曾钢表示,近年来中拉能源合作发展迅猛,合作领域涉及石油、天然气、水电、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源等,合作形式则涵盖技术服务、能源融资、基础设施建设、勘探开采等,目前正朝着更加深入的方向发展。

医疗保健 团山子 车威

上一篇: 蔡宁生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

下一篇: 焦化安全生产技术操作规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