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资源有哪些税收优惠政策


 发布时间:2020-12-03 19:00:16

“很快我就发现了问题。”周洪宇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了3月8日当天的那份三审稿,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用黑笔作出的标记。周洪宇用笔特意点了点自己在草案第六项上所做的标示,示意记者问题就出在这里。“第六项是立法法修改中特别将税收立法权单列的一项,这是为了进一步明确税收法

这造成了一种与税收经济规律完全相反的奇怪现象:价格越高征收率越低,企业利润与资源税税负成反比。”杨秀斌说。改革存三方面隐忧记者采访时发现,山西、贵州、新疆等重点产煤省份相关人士普遍对加快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表示支持,但也有一些担忧。贵州水矿集团总经理倪德飞说,企业原有税费负担沉重,近年来刚性成本不断上升。增值税税率由13%提高至17%,这部分成本尚未完全消化,资源税改革可能进一步加剧企业负担。与煤炭企业一样,基层政府也担忧既得利益受损,影响地方发展。

“国税局税收优惠政策执行得很到位,去年企业获得减免税近500万元,其中减免企业所得税109万元,为公司后续改造升级提供了资金支持。”从事除硫除尘控烟雾排放的湖南博源能源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明清说。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至2012年5年间,全国企业享受资源综合利用所得税优惠约100亿元,享受环境保护、节能节水设备购置抵免企业所得税优惠约70亿元,享受环境保护、节能节水项目所得税优惠约50亿元。推动环境保护费改税“加快环境保护税立法工作,尽快开征符合我国国情的环保税,对推动‘谁污染环境、谁破坏生态谁付费’原则的落实,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而我国现行的资源税和矿产资源补偿费,实际上是矿区使用费的不同表现形式,是矿区使用费的重复计征,企业负担进一步加重。石油特别收益金自2006年3月按照每桶40美元起征的,当时原油平均成本每桶不到20美元。2011年11月将起征点提高到55美元,但随着近年来资源劣质化、资源条件复杂化、安全环保绿色化、生产要素和物价刚性上涨影响,东部油气田普遍处于盈亏边际或亏损状态,已无超额收益。另外,将资源税在全国范围内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实际上也减少了起征点提高所带给企业的收益。

何况,“从量计征”原则意味着,成品油消费税与油价无关,不应因油价下跌而上调消费税率。平心而论,包括成品油消费税在内,任何一种税的税率都可以适时作出调整,但关键是调整方式要名正言顺,而最为名正言顺的方式就是“税收法定”——税收涉及政府与民众双方的利益,所以征什么税、征多少税不能由政府说了算,而应由国家最高权力机关通过立法,以法律形成予以确定。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多种原因,我国现行的18大税种,除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车船税由全国人大立法外,其余税种均以国务院出台税收条例或暂行条例的方式确定。

这是2009年费改税以来再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成品油总税负比重也因此上升1.99%,达到34.83%。上调税费可以视为调整资源价格的先声。单纯进行价格比较没有太大意义。纵向比较,中国成品油税负高于美国,但低于日本、德国等国家。基本上,能源较为缺乏的国家税负较高,以鼓励节约能源,而能源禀赋充分的国家税负较低。价格改革是不是着眼于长远,关键看两方面,一是税改是不是公平透明;二,税改是不是能够带来能源使用效率的提升。

天雁 博淋 清虫

上一篇: 发电厂渗滤液处理设计计算

下一篇: 环境税的生态愿景与经济掣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33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