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电动汽车的税收优惠


 发布时间:2020-11-28 21:34:34

税收在促进科学发展和调节收入分配方面的作用有待进一步发挥。其中提到,把固定性、经常性所得作为综合所得按年计算征税,把资本所得和临时性、偶然性所得作为分类所得按次计算征税,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央广财经评论》,马上请出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近日表示,环保税方案已上报国务院。专家和业内人士分析,环保税对环保有促进作用,但不能过分夸大。为促进各地政府的治污主动性,在税率确定上可根据情况允许差异化。环保税具有普遍性和强制性,在实施初期不宜大幅增加企业税费负担,其产生的成本可内化到生产成本和市场价格中去,再通过市场机制来分配环境资源。税率应“惩恶扬善”王军日前在国家税务总局召开的纳税人座谈会上表示,针对环境污染问题,未来税制改革要向绿色税制发展,环保行业是绿色行业,要加大税收支持力度。

机制明确利好产业转移河北涞水县一位官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已有不少北京企业迁到当地,但主要是工厂,企业总部一般都留在北京,税收也主要缴到北京,只有生产的产品在当地销售才需向当地缴税。然而,即便可能无法带来税收,当地也非常鼓励北京企业能够迁过来,至少可以解决就业和做大市场,“未来如果迁出地区和迁入地区按50%:50%比例分享税收,我们肯定非常欢迎,可以明显增加财政收入”。刘剑文指出,以前京津冀产业转移中,北京主要是疏解一些功能,而河北主要承担接受的角色,往往迁入地经济水平、产业基础不佳,在税收方面处于较弱势的地位,此次《办法》明确税收对半分,对于迁入地无疑是重大利好。“产业转移肯定要面临利益分配问题,如果两地之间没有明确税收分享机制,或者税收分配差距较大,将不利于产业的转移。这次税收政策,给将来的产业转移明确了方向,将大大促进京津冀产业转移。”刘剑文说。北京商报记者 王晔君 实习记者 南淄博。

运行一个多月来,加热钢坯煤气用量降低了10立方米/吨钢以上,平均节能率在10%左右。”邯钢新区热连轧生产线技术员潘竟忠告诉记者,由于煤气用量减少,二氧化碳等废气排放也随之降低,实现了节能环保双赢。据介绍,2003年~2013年,邯钢在10年时间里,累计投入节能减排资金超过60亿元。2013年,公司重点节能减排项目——邯钢炼铁部7号高炉煤气除尘“湿改干”项目正式运行,每天提高发电量3万千瓦时,年增效益657万元。

依据2007年9月起施行的《湖北省排污费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由环保部门对排污者排放污染物的种类、数量和排污费数额进行核定,排污者向各级地税机关缴纳排污费。截至今年2月底,湖北省地税系统累计征收的排污费已超过4亿元。倪红日建议,独立环境保护税的征管模式,开征初期可以借鉴社保费征收方法和湖北的排污费税式征管实践,实行“环保代核、税务征收”模式,用3~5年或更长时间积累经验后,再采用税务部门全职能征管模式,使环境保护税在法律和征管上均成为独立的环境税种,从而发挥出最大功能。

财政部2日在其官网发布《关于调整进口天然气税收优惠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将天然气销售定价标准较之前调高26%,从而降低增值税返还比例。与此同时,新增了中缅天然气管道项目、浙江LN G项目、广东珠海LN G项目等3个可以享受税收优惠的进口天然气项目。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虽然进口天然气税收优惠比例有所降低,但优惠范围的扩大,以及销售定价的大幅提高,无疑将使中石油、中海油等主要进口企业亏损有所削减,提高其进口积极性。

费改税增强环保约束性意见稿规定的税额标准与现行排污费的征收标准基本一致,即省级政府可以统筹考虑本地区环境承载能力、污染排放现状和经济社会生态发展目标要求,在规定的税额标准上适当上浮应税污染物的适用税额,并报国务院备案。同时,对超标、超总量排放污染物的,加倍征收环保税。对依照环保税法规定征收环保税的,不再征收排污费。施正文教授认为,“清费立税”使公共财政发展更加规范,可以避免地方收费不规范。环保费改税后,由于行政法规上升到法律高度,且税收具有强制性,这将迫使企业支付更多的排污成本,更有利于环境的治理。

“征收环保税,不仅是环保产业的利好,也为更宽泛的绿色产业提供更多机会。”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联合国环境署金融行动机构学术顾问蓝虹接受采访时说。她举例,国外的碳税增加了化石能源的成本,在固定的市场需求下,意味着新能源相对便宜。通过环保税的调节,将需求引向生产过程更加清洁的产品,是经济新常态的增长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十二五”期间要“完善资源税费制度”,包括全面改革资源税以及积极推进环保税费改革。

在油价跌破60美元之后,美国的18个页岩油产区中,大部分已经开始陷入亏损,如果油价继续下跌,美国的很多页岩油公司就将被淘汰出局,传统产油国可能就此迎来涅槃重生。如果说已经形成气候的美国页岩产业尚且抵挡不住低油价的冲击,那么对我国很多尚不成熟的新能源而言,对于油价暴跌的抵抗能力也就更弱,从这个角度看,我国通过消费税来调节油价,一定程度上也是对新能源产业的保护。不过,财政部在短时间内将消费税率大幅上调,也有可能和当前疲软经济下税收放缓的压力有关。

由于能源税制的调控空间狭窄、税收规模有限,总体税率过低,不同能源的税率同质化,使得调控力度不足。目前我国对绝大多数能源产品都实行税率 17%的增值税,这不仅远远低于人均能源同样缺乏的英、法、德、意、日的 60%以上的能源税税率,甚至低于人均能源相对充裕的美国、加拿大的 40%左右的能源税税率。同时,对于不同能源适用相同的税率,也不利于引导能源消费偏好的转型,达到改善能源消费结构的目的。能源作为公共资源,其开发收益的分配理应体现在全民共享上,但现实是,虽然政府有对能源企业征收资源税和资源补偿费(合计不足2%),也征收一定比例的特别受益金,但由于能源上游市场的垄断性,造成能源收益地区以及行业之间的分配不平衡。

酷尔 低辐射 丁湘

上一篇: 炒作“鲜肺变黑”,谁在“趁火打劫”?

下一篇: 河南5500大卡煤炭价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5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