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袁旭


 发布时间:2021-04-22 23:19:45

国内格局一般认为,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和国家核电是中国三大核电公司。而其中以后者的实力最为弱小。中国仅有3家公司拥有核电项目开发建设的“招牌”,即中核、中广核和中电投。但中电投在核电技术研发、工程建设等方面与前两者尚有较大的差距。合并后,

内陆核电项目或迎来重启据了解,自从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大规模核泄漏事故以来,中国暂停核电项目的审批已近两年。2012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通过《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虽然这两个规划标志着中国核电正式重启;但也明确了“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然而,今年1月份,国家能源局下发的《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提出,要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稳步推进沿海地区核电建设,做好内陆地区核电厂址保护。

辽宁红沿河核电站投资方之一的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也同时宣布,其投资的发电总装机突破1亿千瓦,达到10015.22万千瓦,清洁能源装机比重达到39.41%。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由原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原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合并重组组建,是全国唯一同时拥有水电、火电、核电、新能源资产的综合能源集团,是我国三大核电开发建设运营商之一。国家电投集团董事长王炳华表示,国家电投担负着完成国家战略任务、核电自主化发展的重任,核能发电是公司的特色、核心业务的重中之重,未来,国家电投要加快推进在建项目建设,全力开发新核电厂址,探索大核电基地建设。

目前中核集团“华龙一号”国内外四台示范工程都进展有序,各关键工程节点均按期或提前实现,是全球唯一按照计划进度建设的三代压水堆核电工程,有望打破首堆“必拖”的魔咒。而目前国际上在建的三代核电技术都拖期很严重,主要拖在了设计和设备上。穹顶本身是反应堆的一个部分,位于顶部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反应堆,同时它也是核安全相关的重要部件,用来包容未来可能在极端情况发生的核事故,因此穹顶吊装有很高的要求。穹顶吊装完成以后,整个核岛的土建已经接近尾声,大量的设备可以引入到核岛,工作可以全面展开。

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西屋有意加快中国核电市场布局。“史立德成为西屋电气中国区总经理,相信凭借他在核电领域的经验和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将继续推动西屋电气在中国的持续发展,巩固和深化我们与中国客户的合作伙伴关系。”西屋第一副总裁、亚洲总裁刘信刚说。史立德已经在中国有了相关的工作经历。2013年,他开始担任国核维科核电技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总裁,主要负责该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业务拓展。该公司是由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和西屋创办的合资公司。

按照大智慧显示的数据计算,在最近的5个交易日内,江苏神通的股价累计涨幅已超过12%■本报记者 桂小笋虽然自今年年初以来,能源局等国家部委已经先后表态称要适时重启沿海核电,但在6月13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中,重启核电的消息还是让处在疲软状态中的A股有了“风景这边独好”的表现:6月16日开盘后,两市核电概念股股价不断攀升,其中,江苏神通涨幅在核电概念股中遥遥领先,虽然至收盘时,江苏神通股价有所回落,但按照大智慧显示的数据计算,在最近的5个交易日内,江苏神通的股价累计涨幅已超过12%。

“AP1000全球首堆有望在2017年建成,国产化燃料组件进入批量化生产,三门核电安全稳定运行就进一步有了保障。”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陈桦表示,此次合同签订,是中核集团实现核电与核燃料产业衔接、互相促进实现战略目标的新起点,希望双方继续加强合作,为成为世界一流核工业集团贡献力量。中核集团核燃料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罗长森表示,三门核电1、2号机组换料合同是中核集团2017年签署的第一个核电燃料供应合同。

在许多国家,核电站发生低级别安全事故也须公开,这在外行人看来,就变成了“核电事故频繁”。去年5月,我国大亚湾核电站二号机组监测发现一回路放射性水平异常上升,有一根燃料棒的包壳可能存在微小裂缝。这一内部事故对公众没有任何影响,但消息披露后,也曾引起过部分民众的恐慌。不少业内人士希望,公众应对核电站安全有客观的认识。无谓的恐慌,将成为核电工业发展的最大障碍。目前,一座核电站用于安全方面的投入已占建设总成本的三分之一。

轮架 板焊筒 科之佳

上一篇: 电力工程沉降观测费用汲取

下一篇: 8.6亿元入账 大股东接手中国中冶“垃圾债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37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