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山东省煤炭工业局案例


 发布时间:2021-05-11 12:28:53

被告高某为自己破坏环境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据了解,这是常州市审结的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事发200吨受污染河道淤泥今年2月24日,溧阳市戴埠镇红武村的一些村民突然发现,村里一废弃鱼塘内发出刺鼻的怪味,而且散发出的怪味随风飘散,整个村庄几乎都能闻到。村民们一打听,原来是高某将

2014年9月28日,被告环保部向加拿大环境主管部门进行答复:涉案枕木为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2014年9月30日,原告公司和另一家公司向被告污染防治司负责人写信。同年10月22日,被告污染防治司以司函的形式向两家公司作出《关于拟从加拿大进口已使用过的铁道枕木有关意见的复函》(环防函[2014]46号,以下简称第46号复函),明确该公司拟进口已使用过的铁道枕木在中国属于固体废物,拟进口已使用过的铁道枕木属于中国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法院判决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生命权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对高度危险作业进行了列举,未将水电厂过水发电行为纳入高度危险作业范畴,故水电厂过水发电行为不属于高度危险作业,本案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本案杨某不幸溺水死亡的河道在电站下游约3公里处,经相关部门鉴定属于自然河道,非被告某发电公司的管理责任区,故被告对该处河道无法定的安全警示义务。并且,该电站系径流式水电站中的引水式水电站,无调节水库,事发前后水电站处于持续发电的状态,对河道内水量增减并无影响。综上所述,原告所举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过水发电行为具有过错以及杨某的死亡与被告过水发电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法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难以支持。本报记者徐伟 本报通讯员陶蕾。

荆军在租用的院落里对钢铁制品进行切割作业,产生的噪声使姜建波不堪忍受。姜建波先后向村委会及当地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反映,但问题仍未得到解决,遂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荆军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将产生噪声污染及粉尘污染的铁制品搬离与姜建波相邻的院落,赔偿其精神损失8000元。裁判结果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一审判令荆军立即停止侵权、排除妨害,将产生噪声的钢铁制品搬离与姜建波相邻的院落,并赔偿姜建波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荆军不服,上诉至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二审认为,荆军否认噪声污染给姜建波造成了实际损害,应举证证明,但荆军不能举出其院落中发出的噪声对姜建波的身体健康未产生损害的证据。一审判决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于2012年7月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发后,三被告单位分别自愿交纳昆明市环境公益诉讼救济专项资金人民币30万元、5万元、4万元,用于环境生态修复建设。三被告单位的法定代表人罗兴华、刘兴奎、马世祥,属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对单位的行为承担全部责任;被告人张建良、张勇、王兴明、马本华、李兴平分别任被告单位中的经理、厂长、副厂长等职,属直接责任人员,对其单位行为在职责范围内承担责任。被告人罗兴华等8人的行为也构成污染环境罪。根据被告单位及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悔罪表现,法院一审判决:对三被告单位处以50万元至75万元不等的罚金;对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的被告人罗兴华、刘兴奎、张勇、王兴明、马本华判处八个月至一年两个月有期徒刑,适用缓刑,并处罚金;对任职时间仅六个月,认罪悔罪表现较好,犯罪情节轻微的被告人张建良免予刑事处罚;对两年内因私设暗管排放有毒废水,被行政机关两次行政处罚仍继续实施该行为,庭审中拒不认罪的被告人马世祥、李兴平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和八个月,并处罚金。(记者胡洪江)。

对原告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定,但原告取得排污许可证、缴纳排污费对水污染防治设施通过环保部门检查验收不具有证明力。■启示发放排污许可证、缴纳排污费与项目通过验收没有关联A院认为,A县环保局作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有权对本辖区的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相关法律均将水污染防治设施的检查验收作为投入生产或使用前的必经程序,是一种强制性规定。原告未经验收即投入生产的事实客观存在。申领和发放排污许可证的目的是通过排污申报登记,逐步实施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

云钥安 答辩状 富盈嘉园

上一篇: 北京高科技手段助力环境整治 居民垃圾分类可获超市积分

下一篇: 宝马530le新能源落地多少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08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