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新能源汽车电池多少钱


 发布时间:2021-01-20 15:41:10

“原来每吨(极板)的加工费(除铅价外)是3500元,现在降到3300元了。我估计将有三分之一的下游企业熬不过今年。”一家蓄电池生产企业负责人张先生忧心忡忡地说。价格下行企业停产10日傍晚,梁小婷(化名)用力地按了几声汽车喇叭,工厂门卫才匆匆跑来打开栅栏门。工厂内灯光很暗,一片安静

这家连续15年为国内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今年前三季度销售额突破200亿元,业绩和利润连续三年以超过60%的速度递增。然而此刻,张天任显然最为自豪的还是循环经济产业园,他告诉记者,在河南濮阳,天能正投资数亿元复制了一个同样的版本,明年将投入运行。这只是天能打造绿色动能产业版图的一景。循环经济里淘金也难怪张天任感到骄傲。废旧铅酸电池的再回收和再利用一直是一个全球棘手的问题。再回收,需要巨资投入;再利用,又存在技术上的障碍。

不得已他们开始拼死借债还钱,或者转型,或者远走他乡经营。天能与其合作伙伴的这场合同变更和纠纷,是中国制造业重地长三角区域最近面临问题的一个典型缩影。管中窥豹,在当下制造业危机中,清晰地呈现出一个产融危局可能形成的肌理脉象。对其他区域危机应对,或有警示之效。供应链合约之变“长兴蓄电池的产业变化,我们已经有所关注,所以对企业的信贷监测有所加强,但会严格依据信贷合同履行。”一国有银行浙江分行的信贷负责人称。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仅仅就这几家面临变局的供应商,不完全统计,牵涉银行信贷资金起码在3亿元起。

而今,张天任带领的天能科研团队彻底破解了这两难。这个难题的破解意义有多大,可以看一组数据:2009年长兴铅蓄电池年产9000万只,合重50万吨,产量占全国的12%。据统计,长三角地区每年会产生近30万吨废蓄电池,但当时浙江省有资质的铅回收冶炼企业仅1家,年回收量仅万吨,后来这唯一的一家也因环保整治而被取消相关资质。人工拆解、废酸无处理直接倾倒, 80%的小型再生铅企业环保设施简陋,熔炼、精炼、合金过程中会排放大量含铅废气。

”这家公司与国内大型蓄电池供应商天能集团合作多年,后者最近要求与下游加工企业重新签订合同,其主要内容包括延长电池质保期、降低加工费用等。“修改合同对下游企业影响很大,好几家企业都没有签,大家还在观望。”6月10日,马先生介绍,近期听说好几家已经停产或准备停产。这些还是浙江清理小型电池加工企业中艰难存活下来的企业,大批企业此前不堪环保投入的成本压力而倒闭。显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老大”的挤压,似乎把他们推向生死边缘。

合同约定,天能在合同期间向下游加工商提供极板。所谓的“极板”,是蓄电池生产加工环节中的核心部位,每套成本接近百元,约占电池总价的三分之二。这种模式,为这些小微供应商的起步,担当了一定垫资,在循环中,极板担负着一定的融资效应。当然,初始结盟是因着双方共赢。“因我司当时合作之际缺乏流动资金,也长远看好天能集团。”一名供应商称,而且,天能提供极板,其他企业没获得国家通过的“极板生产许可证”。此举同时也为自身培育了一条相对稳定的供应链生态,慢慢辐射到江西、江苏,乃至全国范围。

黎懿欢 口湖 黄芽头

上一篇: 先进核能技术协同创新中心

下一篇: 京津冀协同发展 环境治理要先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2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