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格里沙漠遭工业污染:管道插沙中散发着恶臭(图)


 发布时间:2021-04-19 05:10:19

小飞机摇摆着滑向地面,从舷窗望出去,天地昏黄,沙海无垠。落地,出舱,四目荒寂、热气蒸腾,撒哈拉大沙漠的深处让人身心一顿。走进几间简易板房改建的候机厅,墙上一张用烙铁在三合板上烫画出的鹰翔天地图却令人一振。画作右上角“腾飞”二字笔意激扬,使人立刻感受到创作者的志趣。这里,是中石油位

踢开表面,下面是散发着臭味的黑色凝结物。未经处理的废水排入后,经过自然蒸发沉淀下来的黏稠物,这些物质被用铲车铲出,直接埋在沙漠里面。巴特尔的家在腾格里沙漠水源地上游,几年前几米下就能抽上水,现在水位下降至少40多米。腾格里沙漠深处有一小湖泊,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不过,由于地下水开采加剧,这个湖泊越来越萎缩。在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与宁夏中卫市接壤处的腾格里沙漠腹地,分布着诸多第三纪残留湖,这里地下水资源丰富,地表有诸多国家级重点保护植物,是当地牧民的主要集居地。

沙漠治理也大大提升了人们的环境意识,“绿色发展、科学发展”已经在鄂尔多斯各级领导干部思想深处扎下了根。从“沙逼人退”到“沙退人进”,把荒漠化防治、产业化发展作为战略支点,鄂尔多斯总结出了“政府主导、国际支援、国家立项、企业投入、百姓参与”的“五位一体”防沙治沙战略,实现了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多赢。如今的库布其,由西至东、从南到北,到处是绿意盎然,生态环境实现了由严重恶化到整体遏制、大为改善的历史性转变。

若不是媒体介入,恐怕腾格里污染的问题还会被沉埋很长时间。还有多少“腾格里”未被曝光?这仍是一个疑问。10月6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巴特尔主持召开主席办公会议,研究腾格里工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整治工作。会议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要批示,给中央和人民群众一个满意的交代。会议指出,各地区各部门一定要增强红线意识,坚决不要带污染和带血的GDP。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内蒙古各级环保部门确实很忙。

即使是“西部大开发”,也一定要做到发展和生态保护相适应,如果一味地把高耗能、高污染、高耗水的企业移到中西部,也是不符合生态优先原则的。在目前状况下,国家对西部开发的顶层设计是保护优先,对地方资源是保护性的开发,而不是掠夺性的开发。所以西部开发提出两个最大的问题,首先是否真正做到了先保护后开发?第二,在开发过程中,是科技为主,还是考虑政绩?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恐怕很多项目都会上马从而牺牲环境。【责任】地方招商引资应负最大责任新京报:你们曾经调查过哪些沙漠、草原地区的污染情况?马勇:这次引发关注的腾格里沙漠污染,我们也去调查过。

虽然深圳仙湖植物园沙漠植物区的仙人掌都长满了刺,却依旧逃不过一些游客的“毒手”,惨遭刻字毁容。网友曝料珍惜植物遍体鳞伤11月18日,网友“楚女有情”在深圳新闻网发贴称,“上周去了一趟仙湖,在沙漠植物区见到了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幕:凡是叶片大且长得旺盛的植物上,都被游客刻上了‘某某到此一游’的字样,很多珍稀植物都被严重毁坏,甚至于枯萎,保护景点植物迫在眉睫!”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她还附上了多张图片。从该网友附上的图片上看到,一棵棵青绿的沙漠植物,被刻画得遍体鳞伤,有些植物遭到破坏后甚至已经枯萎,让人看了觉得十分震惊、难受。

生物质烟气变废为宝螺旋藻催生治沙产业链从毛乌素沙地归来,考察团参观了国际生物质绿色低碳循环能源重点示范基地的螺旋藻生产研发中心,毛乌素热电厂将发电排放的洁净烟气作用于螺旋藻的生产,替代传统养殖所用的碳酸氢钠和部分养料。实验证明,生物质烟气二氧化碳培养出的螺旋藻,产量和质量都有了大幅度提升。李京陆介绍说:“生产螺旋藻的传统方法是用小苏打,每生产一吨螺旋藻干粉需消耗8吨小苏打,而生产小苏打又是一个高耗能的过程。

弘致 龙查 论堆

上一篇: 9月17日一揽子原油平均价格变化率为-2.40%

下一篇: 摩托车发电不发电哪里原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0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