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天能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1-05-06 14:07:08

”梁小婷说。“需要延长质保期,我们也能理解。但按正常逻辑,天能和供应商应该友好协商,商量成本增加后的应对办法,但天能店大欺客,不跟我们商量。”梁小婷试图寻求跟天能高层对话,但并不成功。梁小婷向记者出示了一条发给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的短信,她希望就双方存在的分歧能有机会与张直接面谈

而今,张天任带领的天能科研团队彻底破解了这两难。这个难题的破解意义有多大,可以看一组数据:2009年长兴铅蓄电池年产9000万只,合重50万吨,产量占全国的12%。据统计,长三角地区每年会产生近30万吨废蓄电池,但当时浙江省有资质的铅回收冶炼企业仅1家,年回收量仅万吨,后来这唯一的一家也因环保整治而被取消相关资质。人工拆解、废酸无处理直接倾倒, 80%的小型再生铅企业环保设施简陋,熔炼、精炼、合金过程中会排放大量含铅废气。

而此前中国的锂电池因为成本高、装备落后,安全性差,加之企业规模小,跟国际大型锂电池企业很难竞争。此时进入市场,天能有优势吗?自主知识产权和原材料的研发优势是天能的两大信心法宝。即使设备投入巨大,张天任坦言,放在研发上的经费比设备更高。但现在生产出的产品不光能卖出去,而且还有赢利。张天任表示,明年计划再建两个生产线,达到3GWH,如果全部用在电动汽车上,可满足8万~10万辆车使用。据悉,国内100多个新能源汽车企业,也很有信心用天能电池,有汽车厂家甚至担心天能电池供应跟不上国内电动车发展速度。

但是,此信息21世纪经济报道没获得李百英确认。一名来自发改委系统提前退休担任天能高管的前官员则介绍,这只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天能看中的,“是我的管理能力,在位期间从没为天能谋过利益”。而且,前官员班子担任领导,在超威动力也同时存在。“但这次天能比较集中进驻。”多名天能的供应商认为。而诸多公开的信息显示,实际上偏好启用原政府官员,不仅是上市公司,也是诸多企业的偏好,是一种中国特色。“这些高官进入企业有没有可能会加剧利用他们原来的人脉、政策、技巧等,肯定是对所在企业有利的,甚至不排除利益输送。

有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以来,地方官员被密集招于天能麾下。至此,形成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前官员班子”。这一个班子,以现任董事长特别助理李百英为主的四名地方官员陆续进驻为代表。由此,天能股份内部的高层的人事大“换血”。李百英的从政轨迹是长兴市法院副院长到交通系统领导,后在担任长兴县发改委主任之后,从县人大副主任的位上,提前退休,担任天能集团董事长特别助理。而其他几名“官员”高管离职前分别是发改委、旅游局、贸易与粮食局的主要官员。

” 供应链上一名企业主,认为这种压力的转嫁,与长兴县内两个中国蓄电池龙头企业的恶性竞争有关。所指的两大巨头分别是天能动力(00819.HK)和超威动力(股票代码:00951.HK)。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竞争关系?“不仅是价格层面的,还有其它技改、人才等方面。”两大机构均有管理人员向记者承认了这种竞争态势的存在。在与天能供应链发生矛盾不同,超威动力推行不一样的方式。“超威的发展理念,强调‘和合’,即使企业艰难,也要保证合作伙伴的利益。

这家企业此前经营自主品牌,后改为贴牌加工。“我们做了10多年,有一定管理经验,勉强维持经营,很多企业已经坚持不下去了。”蔡先生认为,当前蓄电池产能供大于求,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加工企业面临新的一轮洗牌,将有部分企业因为无法承受压力而关停或破产。而江西一位企业负责人断言,今年或有三分之一的加工企业倒闭。降低成本触动多米诺骨牌5月中旬,长兴县一家蓄电池加工企业的员工来到县政府,反映企业停工后拖欠工资,要求政府出面协调。

刚刚发布的“十三五”规划中,绿色发展成为其焦点之一。天能的强势业务板块新能源汽车电池和电池回收产业均属该范围。与此同时,牵动行业神经的快递用电动三轮车国标和微型电动汽车新标准都已提上议事日程。根据易普索2015年9月份发布的行业报告,预计到2020年,中国电动三轮车年销售量有望超过2000万辆,保有量接近1亿辆,对动力电池的需求规模约500亿元。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微型电动汽车保有量将超过500万辆,对电池的需求规模超过1000亿元。

合同约定,天能在合同期间向下游加工商提供极板。所谓的“极板”,是蓄电池生产加工环节中的核心部位,每套成本接近百元,约占电池总价的三分之二。这种模式,为这些小微供应商的起步,担当了一定垫资,在循环中,极板担负着一定的融资效应。当然,初始结盟是因着双方共赢。“因我司当时合作之际缺乏流动资金,也长远看好天能集团。”一名供应商称,而且,天能提供极板,其他企业没获得国家通过的“极板生产许可证”。此举同时也为自身培育了一条相对稳定的供应链生态,慢慢辐射到江西、江苏,乃至全国范围。

这是作为“蓄电池之乡”的长兴多年来未见的现象。在过去数年间,境内蓄电池生产企业天能集团、超威集团不断成长壮大,带动相关产业快速发展,蓄电池行业成为县域经济重要的增长点。“蓄电池行业近些年发展很快,但企业盈利能力却不断下降。”长兴县政府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从企业搜集到的信息来看,大多数加工企业的毛利润都出现明显下滑。罕见的停产现象,肇始于一场合同风波。“前几年确实不错,我们去年还投巨资进行了技术改造,增加了产能,准备大干一场,没料到出事了。”企业已经停产的梁小婷对记者表示,停产与上游企业天能集团变更合同直接相关,约定3年的代工合同,目前只履行了近两年。梁小婷给记者出示的两份合同显示,天能方面不再向其提供核心配件极板,并要求延长蓄电池质保期。

珠海 行卡 同境

上一篇: 四中全会后的环境法治期待

下一篇: 煤炭企业要在促进发展中强化强化法治思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5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