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华润天能煤电集团招聘


 发布时间:2021-05-12 02:56:05

这是作为“蓄电池之乡”的长兴多年来未见的现象。在过去数年间,境内蓄电池生产企业天能集团、超威集团不断成长壮大,带动相关产业快速发展,蓄电池行业成为县域经济重要的增长点。“蓄电池行业近些年发展很快,但企业盈利能力却不断下降。”长兴县政府部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从企业搜集到的信息来看,

在天能总部,布置一新的展厅让人印象深刻,电池产业的昨天、今天、明天,天能创业、创新的每一步尽收眼底。沐着难得的冬日下午阳光,张天任向记者道出那些图片、产品无法记录的历程。记者:为解决污染问题, 长兴去年对铅蓄电池行业进行停产整顿,这对天能产生了什么影响?张天任:由于铅污染问题,铅酸蓄电池生产基地长兴市近年来一直处于舆论漩涡中心,行业在不停地整顿提升淘汰,特别是去年采取“休克式疗法”,所有的企业全部停产。作为行业龙头老大,天能也面临一个重大的生死抉择,是就地转型升级,还是偃旗息鼓甚至“出走”?最终天能再次选择通过转型做大做强,在政府的支持下,投入巨资,加强传统产业的工艺革新和设备改造提升,向高端化、深加工和智能化、自动化发展,同时,投入巨资兴建循环经济产业园,引领产业生态化发展。

公开数据显示,天能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天能动力(00819.HK)2011年至2013年的销售收入大幅增长,分别是54.38亿元、98.88亿元、136.35亿元。而记者注意到,其毛利率增幅则呈现不断下滑局面。“我们能理解天能采取降低成本的努力,但问题是,也要兼顾下游企业的利益,更不能制造借口,为一己之私单方面撕毁正在履行的合同。”梁小婷说。梁小婷连续向天能集团写信,要求对方按合同约定继续提供极板以供企业复工生产,但天能方面以不合理理由推却。

图为天能集团新能源锂电池生产线。资料图片◆中国环境报记者 班健2014年10月,国家明确新能源汽车发展战略之际,历时6年研发,天能集团终于向市场推出用于新能源汽车的石墨烯锰基锂电池。作为占据铅酸电池市场绝对地位的集团掌门人,董事长张天任在天能新能源电池新技术发布会上信心满满地宣布,电池是电动汽车的心脏,天能集团作为中国新能源电池的龙头企业、领导者,有责任、有能力为电动汽车打造动力持久、性能稳定、安全环保的新型动力电池。

但是,此信息21世纪经济报道没获得李百英确认。一名来自发改委系统提前退休担任天能高管的前官员则介绍,这只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天能看中的,“是我的管理能力,在位期间从没为天能谋过利益”。而且,前官员班子担任领导,在超威动力也同时存在。“但这次天能比较集中进驻。”多名天能的供应商认为。而诸多公开的信息显示,实际上偏好启用原政府官员,不仅是上市公司,也是诸多企业的偏好,是一种中国特色。“这些高官进入企业有没有可能会加剧利用他们原来的人脉、政策、技巧等,肯定是对所在企业有利的,甚至不排除利益输送。

天能动力锂电池业务主要包括锂电材料、电芯、PACK和电池管理系统。天能动力预计,2016年将达到日产锂电池电芯100万只的水平,可满足15万至20万辆电动汽车使用。在国家密集出台新能源汽车扶持政策的背景下,近年来,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迎来爆发式增长。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生产5.07万辆,同比增长8倍;今年1—10月新能源汽车累计生产20.69万辆,同比增长3倍。这也将给电动汽车锂电池带来巨大市场空间。

集团在主动淘汰低端的、老式的、传统的铅酸电池,但不会放弃铅酸电池业务,而是一直在升级,要生产高性能环保铅酸电池,这种电池可以全利用,是可持续的产业。张天任幽默地说,我们推出的3项新技术,1.5个新技术属于铅基电池,1.5个技术是属于锂电池,我们不再在2轮低端铅酸电池上做文章,要在新型、高能、自主知识产权的锂电池上做大文章。此次推出的3项新技术中,天能开发出的高倍率铅炭超级电池,已经在时风、奇瑞等厂家的纯电动汽车上使用,这种电池相比传统铅酸电池,比能量高,提高40%,降低整车重量,比功率高,低温性能优越,循环寿命长,可大容量快速充电,只需20分钟,可以充入50%的电量。

她举例说,如果电池脱焊,责任当然由加工企业承担,但若是因为极板质量问题或用户使用不当造成损失,责任应由天能承担。在此之前,出现售后问题,天能没有对照标准分割责任,随意扣除相关款项。据介绍,4月底,天能要求下游加工企业延长电池质保时间,由原来的8个月,延长到15个月。这意味着,供应商需承担的售后成本将大大提高,虽然天能略微增加了加工费,但远远不够对冲可能出现的成本增加。“现在利润率太低,让加工企业承担更多的成本,我们吃不消。

“原来每吨(极板)的加工费(除铅价外)是3500元,现在降到3300元了。我估计将有三分之一的下游企业熬不过今年。”一家蓄电池生产企业负责人张先生忧心忡忡地说。价格下行企业停产10日傍晚,梁小婷(化名)用力地按了几声汽车喇叭,工厂门卫才匆匆跑来打开栅栏门。工厂内灯光很暗,一片安静,偶尔能听到几声蛙鸣。梁小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因为上游企业天能集团在合同期内突然要求变更主要条款,她的企业无法承受资金及成本压力,工厂已经停工30天了。

博式 国贞恒 永磐

上一篇: 2016年下半年煤炭形势

下一篇: 北京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今发布 总体形势向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八下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5942